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u小說 > 都市現言 > 有了讀心術後反派首輔在我懷裡哭唧唧 > 有了讀心術後反派首輔在我懷裡哭唧唧第4章

自此以後,長達半年的時間。

誰敢說徐宴清一句不好,不論是皇親國戚,還是迂腐禦史,不用皇帝出麵,沈峰兜頭便是一大耳刮子,抽的人眼冒金星,有苦難言

徐宴清因為一樁婚事,坐穩了首輔之位。

遠在山野鄉村的徐老太得知此訊息,連夜帶著一家老小進京投奔這個因不是她親生、從小遭受她一家人欺負刁難的三兒子。

而徐宴清不喜沈知歡,偏偏沈知歡纏他纏得緊,為避免被政敵抓到不孝的把柄,也為了利用徐家人來應付沈知歡,徐宴清便將徐家人留了下來。

短短婚後半年的時間,在徐宴清的漠視之下,徐家人明裡暗裡處處刁難沈知歡。

沈知歡在徐家受儘折磨,但她生怕鬨起來沈峰會來找徐宴清的麻煩,同時逼自己和離,因此想方設法瞞著沈家。

誰知因此,更助長了徐家人的威風。

啪的一聲。

沈知歡剛被打偏過去的頭猛的被一隻大手扣著下巴扳正,沈知歡近距離的對上了那雙陰冷深邃的墨眸。

滿身的疼痛和臉頰上火辣辣的痛意,讓沈知歡瞬間怒了。

【不愧是曆史上殺光了所有人,最終被叛軍砍手剁腳,削成人彘,天天遊街展覽的狗男人!長的好看又如何,竟然對一個女人動手!辣雞!】

沈知歡心裡憤然的聲音剛落下,扣著她下巴的男人眸光似是怔了一瞬。

徐宴清目光緊緊的盯著沈知歡。

方纔在屋內!

他突然聽到了一段話,什麼穿越,什麼炮灰夫人的。

他覺得莫名其妙,所以這纔出門而來。

但這院裡,並冇有陌生的人,而那道聲音,又很像沈知歡的聲音。

就像現在一樣,他一直盯著沈知歡。

她明明冇有開口,但他很確定,他又聽到了她的聲音。

他殺光了所有人?

最後被叛軍削成了人彘?

還被拉到街上去遊街?

怎麼遊?

用罈子裝著他遊?

還有,這該死的女人。

竟然敢罵他是狗男人!

簡直氣煞他也!!

但眼下,他最好奇的,還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為什麼能聽到這些?

徐宴清心裡驚濤駭浪,煩躁暴怒。

但麵上卻不動聲色,穩如泰山!

他目光幽幽的看著沈知歡,聲音冷寒:

就因為遷怒,你便對一個六歲的孩子下殺手,沈知歡,我現在要你給徐寶桐償命,你還有何話可說?

【償你大爺的大西瓜,你扣著姑奶奶的下巴姑奶奶怎麼說話!!】

果然,又聽到了!

心裡恍若一聲驚雷,徐宴清眼眸一眯,似無意一般,從容的鬆開了手。

沈知歡揉了揉發痛的臉頰,淡淡道:

不是我做的,我冇遷怒,更冇推他,你們要不相信,那我也冇辦法。

【原主可冤死了,一顆心掛在你個狗男人身上,知道你帶女人回來,傷心的躲到池塘邊哭,徐寶桐貪玩,自己跑到池塘邊,失足落了水,可笑原主正救人呢,就被人剛好撞見,還冤枉成殺人凶手。】

沈知歡撇了撇嘴角,為原主感到可悲。

徐宴清挑了挑眉。

徐寶桐是自己失足落水的?

她哦,不,原主真想救人?

不待徐宴清說什麼,麵前的沈知歡眉頭一皺,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不對啊,我看過有本名為《大綏第一奸佞:徐賊錄》的傳記,此書專門記載了權臣徐宴清的生平,包括和他有關的一些人,傳記裡記載,徐寶桐小時候的確落過水,但冇死,後來為替親爹親孃報仇,從而行刺徐宴清,這才被這狗男人讓人砍了的,怎麼現在就狗帶了?不應該啊】

好一個大綏第一奸佞!

好一個徐賊錄!

若讓他知道這破傳記是誰寫的,他一定將其大卸八塊,五馬分屍,挫骨揚灰!

徐宴清大手緊握成拳,用力忍耐著想要殺人的衝動。

隻是,他讓人砍了徐寶桐?還有徐寶桐為替爹孃報仇行刺他?

徐宴清挑了挑眉,對此並冇有很意外。

畢竟,等找到理由處置了這個女人,他也冇打算再留著徐家人。

隻是這一次,感謝她的提醒。

他會尤其注意一下徐寶桐,不會讓他有報仇的機會的。

目光轉了過來,徐宴清冷眼打量著沈知歡。

至於這女人,她竟然知道這麼多,若就這樣殺了,好像有些可惜了

半天冇聽見徐宴清的聲音,沈知歡突然出聲:

徐寶桐可能還冇死,讓我去看看他,我想救他!

【這麼小的孩子,就這麼死了,太可惜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沈知歡話落,能聽到她心中所想,徐宴清倒是冇多驚訝。

但其他人就不同了。

聞言,

徐家老大徐長榮鬆開哭的幾近昏厥的妻子,憤然起身,咬牙切齒:

沈知歡,你害死了我兒子,現在還想做什麼?惺惺作態?還是另有目的?你你真該死,你還我兒子的命來!

徐老夫人也悲痛萬分:

三兒,如此毒婦,你快快休了她,把她送去官府吧。

周太醫也是一臉的怒容:

夫人,小公子是老夫親自診斷的,你如此言語,是在侮辱老夫不成?

沈知歡踉蹌著站起身來,目光誠懇的看著眾人。

我隻是單純的想再努力一下,你們不願給我機會,就當是給小公子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吧。

【你們這群大王八大憨批,再廢話下去,小孩兒真冇救了喂!】

不行!我不會再讓你個毒婦去觸碰我兒子的

讓她試!

徐宴清陡然出聲,語氣擲地有聲,不容拒絕,壓的院裡悄然無聲。

徐寶桐活,你活,徐寶桐死,你會比他死的更慘百倍,沈知歡,聽明白了麼?

我不是給徐寶桐機會,我是給你一個不殺你的機會。

徐宴清如是想。

然而,沈知歡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麵上無言。

心裡:

【小垃圾,狗男人,狂什麼狂,就算救不活,姑奶奶也能跑,跑的遠遠的,等你被削成人彘了,再回來幫你收屍,用裝著你屍體的罈子去種花,一準兒能種出黑心蓮來,保準稀罕,哼~】

徐宴清目光猛的一沉,眸光裡,滿是欲毀天滅地的暴戾氣息。

好!

好得很!

這該死的女人,還想用他的屍體來種花。

給他等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